2018年2月16日 星期五

幫人還是害人?援助組織性侵丑聞層出不窮(德國之聲中文網)




時政風雲
幫人還是害人?援助組織性侵丑聞層出不窮

最近,媒體不斷揭露有關援助組織內部的性侵事件。現在看來,知名機構醫生無疆界和美國難民援助組織國際救援委員會顯然也曾發生過相關丑聞。這些組織表示,他們採取公開透明的方式處理相關案件。





(德國之聲中文網)國際大型援助組織內所爆出的性侵丑聞顯然也波及到了醫生無疆界和總部位於紐約的國際救援委員會(IRC)。英國《太陽報》爆料稱,英國發展援助部暫停向國際救援委員會撥款。該組織的一名女發言人對德新社表示,確實在剛果發生過性侵事件。

國際救援委員會主席是前任英國外相米爾班德(David Miliband)。"國際救援委員會在這些事件上處置得當,向出資人通報了相關指責,著手進行調查,並在調查結束後向出資人提供多份報告",該組織發言人表示。"相關事件中,有三起與發生在其它一家組織的性剝削丑聞有關。我們對這些指責都進行了調查,並通知出資方及地方當局。"

這位發言人並未透露"其它組織"的具體名稱,也沒有說明事件發生在何時。國際救援委員會是一個活躍於全球各地的美國援助機構,主要任務是幫助來自沖突地區和遭受自然災害的難民和被強行遷徙者。根據該組織的數據,2016年與夥伴機構合作向2600萬人提供醫療及飲水等援助。

而醫生無疆界組織在巴黎表示,去年共有24起性侵或性騷擾事件記錄在案。19名員工因此被解僱。不過,並非所有類似事件都通報到總部,因此實際性侵案件數量可能更多。

舉報系統

醫生無疆界在為此發布的相關聲明中強調,多年來致力於採取預警措施,防治類似事件發生。比如建立了舉報系統,為受害人提供幫助。盡管如此,仍有改善空間。去年該組織共得到146起員工行為不端的舉報,其中也包括騷擾行為。旨在為戰亂地區提供醫療援助的這家組織共有超過4萬名員工。


樂施會副主席勞倫斯(Penny Lawrence)引咎辭職

海地"性狂歡"

上週,慈善組織樂施會(Oxfam)在海地和乍得招募性工作者為員工舉辦"性愛派對"的消息遭到曝光,從而揭開援助組織內性侵丑聞的揭發浪潮。樂施會副主席、英國人佩妮‧勞倫斯(Penny Lawrence)為此引咎辭職。此外,一位樂施會前經理表示,有男性向女性要求以性服務作為獲得援助的回報。

樂施會在本週四公佈另一起"嚴重的錯誤":一位員工2011年在地震災區因為性侵行為而遭到解僱,但是此後卻再次被得到聘用,前往衣索比亞擔任顧問。"這本是絕不應該發生的事情",樂施會聲明稱。目前正在調查,為何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南非大主教圖圖曾是樂施會大使

丑聞爆發後,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南非大主教圖圖、英國女演員明妮‧德裡弗(Minnie Driver)和塞內加爾女歌手巴阿巴‧馬爾(Baaba Maal)均宣佈辭去樂施會親善大使的職務,以示抗議。許多捐助人都不再向該組織捐款。

天主教海外援助組織Cafod的英國分部也以"不當行為"為由解聘一名員工。而事情發生時,此人還在樂施會就職。Cafod主席拜恩表示,他們直到英國媒體報導之後才發現此人所受到的指控。



石濤/葉宣(法新社,德新社)

2018年1月29日 星期一

李一諾做“催化式慈善”的心得

與FT共進下午茶:李一諾

三年前離開麥肯錫、自降薪酬加入蓋茨基金會的李一諾,分享她做“催化式慈善”的心得,以及她為什麼要從零打造一所小學校。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6131?full=y
......我的第一個問題,不能免俗的,有關她的收入。《我的前半生》讓諮詢業的高薪成為人們嘖嘖驚嘆的話題。在麥肯錫,只有一成多人能做到全球合夥人,年薪可高達數百萬美金。投身公益,李一諾大幅自降收入,三年下來,感覺如何?
她說,在猶豫要不要轉行時,正巧她的朋友圈裡在討論,掙多少錢能讓人財富自由。開始有人說,4000萬美金應該夠了,但馬上有人不同意,數字不斷被刷新,直到有人說,也許需要4個億。
“我當時想,那沒有夠了啊。我在美國讀博士的時候,每年有兩萬美金補貼,那時候美金和人民幣是1比8,我就成天跟我媽說,我一年掙16萬!好多錢哦!所以我就想,讀博的時候覺得現在的幾分之一就已經很有錢了,那為什麼現在我反而總在想這個事兒。到底多少才叫夠?”
李一諾說話極快,似乎語速也承擔著她的高效任務。採訪後整理文字,我發現她在一個小時裡講的話,比別人多了近一半。
三年前的這個抉擇過程,讓她對財富、精英地位做了一番新的思考。“好多時候,你在乎的東西,其實是別人認為你應該在乎的東西,金錢啊,地位啊。那我自己究竟在乎什麼呢?我可能還是比較在乎做事情的一個更大的社會意義吧。”
李一諾說,她給自己打的“雞血”是,在蓋茨基金會,她可以運用在麥肯錫習得的解決問題的方法,參與解決“更複雜、更重大而且是世界性的問題” 。在她後來津津樂道的與比爾•蓋茨的一次會面中(正是這次會面讓她最終決定加入基金會),蓋茨的一段話讓她頭一次意識到,在很多關係到數億人生命的大問題上,世界存在巨大的真空,時常是企業和政府“三不管”。一個她經常引用的數據是,面對仍然威脅到全球32億人、2億人罹患、每年導致50萬人死亡的瘧疾,全球每年的研發投入是5億美元,而全球每年對男性謝頂的研發投入高達20億美元。
“解決複雜問題”的說法,讓我想到最近讀到的一個概念“wicked problem”(邪惡問題)。極端貧困常常和氣候變化、恐怖主義一起,被稱作人類面臨的最難解決的邪惡問題,因為產生問題的環境不斷演變,矛盾重重,而試圖解決它的人往往秉持不同的價值觀和目標。在這裡,十年麥肯錫生涯為李一諾準備了拆解複雜問題的頭腦,而蓋茨基金會的“催化式慈善”理念讓她心有戚戚:不能靠一己之力,不能靠單純砸錢,要給善心裝上“槓桿”,撬動各方力量。用基金會的話說,傳統慈善是“授人以魚”,戰略慈善是“授人以漁”,而催化式慈善是“改變漁業生態,為窮人提供可持續的解決方案”。
“哪怕是世界首富,蓋茨的錢要解決問題還是遠遠不夠,所以基金會拿出錢來,是讓最開始的人能夠起步。我們的很大一部分工作叫政策倡導,讓別人看到你做的這個事情的有效性,吸引更多的投入,”她說。聽上去,這頗似公益界的風險投資。
舉個例子,一家中國公司有一款針對乙型腦炎的疫苗產品,價格是國外同類產品的幾分之一,卻因為達不到國際質量標準而無法出口。蓋茨基金會向這家公司提供了4000萬美元用於臨床試驗,並派遣專家指導,讓這款疫苗在2013年獲得了世界衛生組織預認證,迄今已向國外銷售4億支。2015年,蓋茨基金會再聯合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後者為老撾提供資助,讓150萬老撾兒童接種了這一疫苗。中國迄今只有4支疫苗獲得世界衛生組織預認證(相比較而言印度有44支),其中兩支就是在蓋茨基金會的支持下獲得的。
在談到這些成績時,我在李一諾臉上看到的,的確不是道德優越感,而是她真正解決了一些“局部”問題後摩拳擦掌的興奮。隨著聊天深入,我發現,對“解決問題”的嚮往,貫穿了她從投身公益到自辦學校的一系列決定,而這些高難度挑戰帶來的興奮感,是她折騰不止的動力來源。
顯然,在別人眼裡的“職業自殺”三年後,她還在越戰越勇:“不論從精神高度,從錢的規模,蓋茨基金會都是個非常明顯的引領者,就是有些事情別人做不了,只有你能做。”
蓋茨基金會2000年由比爾•蓋茨夫婦創立,總資產約400億美元,其中不僅有世界首富蓋茨的家庭財富,還有來自其他富人的捐贈,比如“股神”巴菲特曾先後將市值超過300億美元的公司股票捐給基金會。從蓋茨、巴菲特,到最近將99%的Facebook股票捐出的紮克伯格,美國富人們的慈善接力一浪高過一浪。他們也為整個美國社會帶來了垂範效應,美國人每年的慈善捐贈總額超過3000億美元,占到GDP的2%。
與之相比,中國個人財富總量已位居世界第二,但每年的慈善捐贈只佔GDP的0.2%。美國捐贈額中,八成來自個人,而中國捐贈額中,七成來自企業。由於企業捐贈往往受經濟形勢和法律制度影響,個人捐贈越多,往往說明一國慈善越成熟和越可持續。
我問李一諾,中國的慈善現狀,為什麼和我們“樂善好施”的傳統文化出現如此巨大的斷裂?
李一諾分析了好幾個原因,首先是製度安排。在美國稅制下,慈善捐贈可以減免所得稅或遺產稅,讓許多富人感到“與其交稅,不如捐掉”。而中國的減免稅政策,對捐給什麼樣的公益機構、以什麼樣的方式捐贈才可以享受,規定得極為嚴苛,幾乎就是無法落地的空中樓閣。
另一個原因是,處於慈善公益“下游”的接收方,還太不成熟。李一諾說,自己2008年從美國搬回國後,想要每月捐出2000元做點公益。她讓助手去找找合適的公益組織或項目,助理只能想到紅十字會或婦聯,李一諾覺得效果太難衡量,說再找找,結果助理找了半天找不著。“最近幾年出現了一些比較好的機構,比如南都基金會、壹基金。但說的不好聽一點,中國這麼大,只有這麼幾個不錯的機構,是非常不夠的。”
她再往深處探究,公益接收方的羸弱,歸根結底是人的因素,而這又是因為,公益在中國仍然是個“邊緣的事情”。
“這說起來可能我的老東家會高興。現在北大清華畢業的精英,都還是嚮往諮詢業啊出國啊,就算做公益,可能也只是take a gap year(休個間隔年),做個一年半年有個經歷。另外一個就是大家有時候有一種道德綁架,說既然你做了公益,你就得苦哈哈的,你就應該不吃不喝。好多時候人們覺得,我給公益組織的錢裡面不應該養他們的人。這個邏輯非常奇怪,沒有人做什麼事情呢?沒有好人,你的錢怎麼能花好?”
李一諾為此經常開玩笑說,雖然自己已大幅降薪,但除了蓋茨基金會,大概沒有一家公益機構僱得起她。
我問,中國的慈善斷層,是否也和中國人的財富斷層息息相關?今天中國的富裕一族還多是“富一代”,剛剛辛苦打拼賺來的錢,還沒捂熱就捐出去,會多有不捨吧?
李一諾卻說,這種觀察並不准確,西方有很多數據顯示,“富一代”的財富更容易捐出去,因為錢是自己掙的,相比較繼承來的家族財富,更能自己做主。“從這角度來講,我們覺得中國是更好的機會,因為中國幾乎所有的錢都是富一代的,所以引領的價值要大很多。”
同時她認為,一旦中國讓捐贈者享受稅收減免的製度真正落地,將會很快促進更多捐贈。“我覺得人類社會裡面,特別利他的、不在乎金錢的,那都是少的。如果你正在中間狀態,可給可不給的時候,稅收安排就會讓你的天平傾斜。”
另一件讓李一諾看到希望的事,是近兩年中國互聯網公益的迅速興起。隨著各類公益機構進駐社交媒體、騰訊阿里等互聯網企業發揮平台效力、移動互聯網技術讓各種傳播和捐贈“玩法”變成可能,中國的線上公益已經和移動支付一般,在創新上甚至超越了西方國家。比如2017年,僅騰訊“99公益日”一個活動,三天內網民捐贈加上騰訊公益的配捐以及企業捐贈,共募得13億元,相比2016年的3億和2015年的1.3億,增速耀眼。李一諾說,去年她把好幾家中國公益機構請到蓋茨基金會做了分享,“它們的這個數量級,它們做的很多事情是非常創新的,讓我們非常興奮。”
說到分享中國故事,我問起李一諾她自從進入蓋茨基金會後,就一直堅持在做的一件事——定期給她的全球同事用英文寫一篇介紹中國的長文。三年下來,這些文章集成了一本小冊子,名叫“Get Smart on China”(聰明看中國)。文章主題廣泛,無所不談,從中國人的母乳喂養觀、農業革命、教育制度、共享經濟,到中非政策、一帶一路、高考和春運。李一諾拿出了她在公號裡講故事的本領,和寫諮詢報告的嚴謹,每一篇都圖文並茂,英文寫作了得。我問,為什麼要這麼做?
她說:“前兩天我帶孩子去一個德國餐館,聽見旁邊兩個外國人聊天。一個說,所有的老外到中國來都know something about China(知道一些關於中國的事情),另一個人說,對對對,usually that something is negative(通常都是些負面的事情)。如果你是路人甲呢,那我也無所謂,但在我自己的工作裡面,我發現,外界這種看法對我們的工作是有很大很大的阻礙的。”
她說,基金會的工作,說得簡單些就是扶貧和傳染性疾病,在這兩個領域,中國都是巨大的財富寶庫。“過去這些年裡面,哪一個國家大規模的消除了貧困?那隻有中國。不去了解中國的經驗,對我們是個巨大的損失對吧。但是因為有各種各樣的偏見,就說中國的經驗不適用。為什麼不適用呢?因為你們中國是共產主義和共產黨國家。就用一些非常簡單粗暴的判斷,一下子把你全殺掉了。”
她任上三年,積極推動的一件事,就是把中國抗擊傳染病的“寶庫”向非洲打開,一個重要目標是幫助非洲消滅瘧疾。中國曾有6000萬瘧疾病人,現已降至3000例,2020年有望在國內消滅這種疾病。而非洲仍保受瘧疾肆擾,全球瘧疾致死的人群中,87%來自非洲。基金會希望將更多更高效低廉的中國抗瘧藥品帶到非洲,同時填補資金缺口,讓瘧疾成為天花和即將被消滅的脊髓灰質炎之後,第三種從地球上消失的人類疾病。
我們的下午茶時間所剩無多,我把話題轉向“一土”。李一諾說過,她是因為在給自己孩子找小學時,在偌大的北京城遍尋不到滿意的,所以決定自創一所。2016年創校之初,一土棲身於一間公立學校出借的三間教室中,只有6位老師和31個孩子,一年半後的今天,它已擁有二十多位教師和一百多名學生,成為國內教育創新的一個範例。李一諾自己的孩子,也成了第一批用來做實驗的“小白鼠”。
中國的教育堪稱又一個“複雜問題”。通過一土,李一諾試圖拆解哪些死結?
她說,一開始辦學,確有些“無知者無畏”。一年多下來,她最深的感受是,中國教育的問題,不出在孩子,而出在成人,首先是父母。“中國家長對教育的理解,基本停留在把教育視作一種可以購買的服務,然後對服務有一種預期,那就是分數。這把教育給簡單化了。”
另一類成人是教師。“教師本來是天底下最複雜的一個職業,但中國教師作為一個整體,吸引不到中國最優秀的人才。教師當中又有一個很大的問題——他們有很大的職業倦怠感。”
李一諾說,她曾和一位知名學校的校長聊天,當時英國脫歐正鬧得沸沸揚揚,校長說:你知道嗎?我覺得我的老師裡可能沒幾個看新聞,那他們怎麼能去跟孩子討論這個事情呢?它不在教綱裡面啊。
所以李一諾想把一土做成一個研發中心。面對家長,她在網上做了一個家長學校,讓一土的教育理念從課堂貫穿至家庭。面對教師,她引入了企業人力資源的一套經驗做法,支持教師的個人和職業發展,甚至請來了麥肯錫的專家,指導老師們“面對家長指責,該怎麼處理”。她沒有止步於做一家“小而美”的學校,迄今一土的家長社區已經吸引到全球各地的7000多名家長,而一土的教師領導力培訓項目,去年接納了北京1200名公立教師,還開放給了來自全國各地的100名鄉村教師。
面對孩子,在“語數外+體育”的核心課程外,一土還設置了讓孩子探索興趣點、培養動手能力的實踐課,幫助孩子了解自我、學習情感控制的自我認知課,以及編程、戲劇等科學藝術課。
我問,在她的觀察中,一土的孩子和公立學校出來的孩子,有什麼不同?她答:“引用我們一個老師的話說:我們的孩子眼睛裡邊有光,他們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這對我來說就是無價之寶。”
一土誓言要培養“樂天行動”的孩子,這四個字也掛在蓋茨基金會北京辦公室裡。在基金會,這四個字翻譯自它的英文口號“Impatient Optimists”,若是直譯則是“急切的樂觀主義者”。我想起李一諾說過的一句話,“對人不能冷血,對事不能溫情”。不能溫情,乃是因為急切;不能冷血,則是因為對改變世界始終抱持樂觀。在和李一諾告別時,我祝愿她,能讓更多人的眼中帶上光。

2018年1月24日 星期三

Russell Ackoff Doctoral Student Fellowships


計畫或設計從"理想"出發:這在故賓州大學教授Russell Ackoff以發展一套,我將許多要點和個案,寫入我2010年的書,系統與變異: 淵博知識與理想設計法 (2010)

Russell Ackoff Doctoral Student Fellowships

The Russell Ackoff Doctoral Student Fellowship program of the Wharton Risk Management and Decision Processes Center provides grants to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h.D. students who are pursuing research in decision making under risk and uncertainty.  The research fellowships are named in honor of an endowment provided to the Wharton School by the Anheuser-Busch Charitable Trust.  Professor Emeritus of Management Science, Russell Ackoff’s work was dedicated to furthering our understanding of human behavior in organizations.
The fellowship awards range from $1,000-$4,000.  Funds may be used for data collection, travel, and other direct research expenses (not stipend support, research assistants or computer purchases). Potential initiatives to receive funding include Insurability and Risk Management; Managing Environmental, Health and Safety Risks; Behavioral Economics; and Decision Processes.  Doctoral students throughout Penn engaged in on-going research that relates to problems in decision making under risk and uncertainty are encouraged to apply.
Past recipients of the Wharton Risk Center Russell Ackoff Doctoral Student Fellowships:

Britain's 'Most Un-P.C.' Charity, The Presidents Club to close after revelations of sexual harassment at all-male dinner

 Britain's 'Most Un-P.C.' Charity,  The Presidents Club to close after revelations of sexual harassment at all-male dinner


The decision comes after an FT report on lewd activity at a dinner attended by high-profile figures in UK business and politics.
The UK charity faced a rush of criticism after the FT reported on an event the trust held last Thursday in which hostesses hired as staff said they faced…
FT.COM

Britain's 'Most Un-P.C.' Charity Will Shut Down - The New York Times

https://www.nytimes.com/2018/01/24/world/europe/uk-presidents-club-dinner.html
3 hours ago - The Presidents Club reported that it had raised more than 20 million pounds ($28 million) over the past 33 years. Last year, it raised £1.6 million and spent nearly £600,000, leaving a net profit of £1 million (about $1.4 million). WPP, one of Britain's largest advertising and public affairs companies, which ...

Presidents Club to close after sexual harassment exposé

https://www.ft.com/content/d00e9f82-012d-11e8-9650-9c0ad2d7c5b5
5 hours ago - Two charities — the Great Ormond Street Hospital and Evelina London Children's Hospital — both said they would return donations from the Presidents Club, while the Bank of Englandcancelled a tea with its governor, Mark Carney, that had been auctioned at the event without the bank's approval.

UK politicians express 'revulsion' over Presidents Club reports

https://www.ft.com/content/14f225e0-0117-11e8-9650-9c0ad2d7c5b5
2 hours ago - British politicians expressed “bewilderment and revulsion” on Wednesday at reports of women being groped and harassed at the annual Presidents Club Charity Dinner. The Financial Times revealed that many hostesses were groped, sexually harassed and propositioned at the all-male event at the ...

The Presidents Club exposé hints at the City's seedy side

https://www.ft.com/content/406dcb40-00e8-11e8-9650-9c0ad2d7c5b5
4 hours ago - The Bank of England has since said that the lot was unauthorised and withdrawn the offer. In a statement the Bank said the prize was not given to the Presidents Club but was in fact offered as a prize to the Lord Mayor's Appeal and appears to have been reauctioned without permission. To be fair, the FT's ...

童子賢捐贈政大政治系、歷史系、中文系、台文系

沒捐給哲學系所有點奇怪.....


和碩集團董事長童子賢一向關心教育,熱愛藝文,昨慷慨捐贈600萬元給政大政治系、歷史系、中文系、台文系,供4系所於教學研各方面妥適運用。童子賢幼年愛讀書,曾任校刊編輯,甚至畢業後差一點就到中央社擔任記者,最後加入科技業,造就今天成績。
 
23日政大舉辦捐贈儀式,由校長周行一與4系回贈紀念品及感謝狀。童子賢說,政大治學嚴謹,臺灣不缺工程師,缺少人文與社會科學的具體實踐,期許政大承擔育才責任,並成為提升臺灣社會文化的動力。.....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0124/1284631/

虎科大旁 「婆婆」;捐百萬送父母當「慈濟榮董」

ETtoday新聞雲
省吃儉用終於存了100萬捐給慈濟,換得「榮董制」聘書~(#D哥
👉快下載新聞雲App掌握大小事 http://goo.gl/sJmzjp 👈
存得人生第一桶金絲毫不易,不論如何運用都是了實現心中的夢想。台北市信義區的康家4姊弟省吃儉用,打消出國遊玩的念頭,三餐幾乎都在家…
ETTODAY.NET
******

10元嬤月虧10萬 餵飽窮學生

虎科大旁賣小吃25年 鄰讚「活菩薩」

18226
出版時間:2018/01/24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headline/daily/20180124/37912846/

2018年1月13日 星期六

Jeff Bezos, Son Of Cuban Immigrant, Gives $33 Million To Nonprofit Helping Dreamers Pay For College.




Jeff Bezos - Forbes

https://www.forbes.com/profile/jeff-bezos/
Jeff Bezos, Son Of Cuban Immigrant, Gives $33 Million To Nonprofit Helping Dreamers Pay For College. Amazon CEO Jeff Bezos, the richest person on Earth, is donating $33 million to fund college scholarships for 1,000 undocumented immigrant high school students who live in the U.S. with 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 or DACA, status. In a press release announcing the gift, Bezos shared that his father had come to America from read » ...


【貝佐斯:你的選擇,決定你是什麼樣的人】
聰明是一種天賦,而善良是一種選擇(Cleverness is a gift, kindness is a choice.)。
天賦得來容易,但選擇往往很困難。
明天,由你們自己主宰的人生,即將開始。你會放任自己怠惰,還是追隨熱情?你會選擇安逸人生,還是服務與開創的人生?
8月5日,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Jeff Bezos)以2.5億美元買下《華盛頓郵報》的消息,震撼了全世界。
CW.COM.TW